裂葉月見草基部

上圖是台灣海濱沙灘上很常見的裂葉月見草(Oenothera laciniata),他的特徵就是基生葉上有羽狀分裂,故得名之。至於他和這次的主題「採買」有什麼關聯呢?請聽我娓娓道來。

其實我一開始認識藥用植物,都是像大家一樣到花市各個攤子去採買,這棵裂葉月見草就是屬於比較早期採買進來的植物,當時我小心奕奕呵護著他,每天照三餐看他的狀況,今天有沒有缺水,莖又延伸多長,有沒有花苞,開的花有沒有授粉,種子哪時候要成熟,總之,他在我的心裡,地位簡直像國王一樣高。

直到他的果實成熟了,我把呈現長條形的蒴果剝開來一看,發現他的種子小如細砂,當下不禁開始懷疑,這麼小的種子,到底要怎麼榨油?又要多少的蒴果和種子,才能榨出我們平常很常見的月見草油?

後來經歷了大約半小時查詢,我終於發現,這根本不是拿來榨油的月見草品種啊啊啊啊啊啊!!!!!!

而且這東西在台灣海邊,根本一抓就一大把,沒什麼利用價值,還是根本就不值錢的外來歸化種野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

 

裂葉月見草花

上圖,裂葉月見草長大後的葉子就沒有羽狀裂了,夏天到海邊如果看到一整片開滿黃花野草,很有可能就是他。

 

由於經歷過這次的事件,所以每次去採買植物時,回家後都會花一些時間對入手的植物做身家調查,卻沒想到,一間店裡如果有八成以上的植物名稱和實體有對上,還含植物名稱只對一半的,這就算很了不起了。不過請大家注意,這還是去向賣原生植物和藥用植物店家採買,才有如此的成績,如果是去向傾向景觀園藝的店舖採買,那名稱和實體的正確配對率,就更低到令人慘不忍睹。

也因此這次要趕著向各店家訂購園子需要的苗株,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「痛苦」的事情。植株採買前後,必須花大量的時間去研究確定各植物的真正名稱,常常可以見到同個名稱的植物卻長成兩三種不同的樣子,花的研究心力也要兩三倍以上,而且居然還恰巧發現幾個,路上紀錄全部都錯誤,卻因為在學校有一些專業資料圖片有花心思瞄過,才確定連市面書籍全都記載錯誤的植物。

有人問我,打算把沃若藥植館的生意做多大?我回答,其實這個生意沒有市場,根本做不大,甚至到目前為止有生意往來的客戶購買的原因幾乎都不是「藥用」,所以頂多就是補貼一些車馬費和學習經費,讓我去尋找和確認植物品種和藥用基源而不至於破產。

那沃若藥植館價值在哪?藥植館現在的目的在於儲備資源,他的價值在往後要進行大量的藥用植物生產,或是更進一步的藥學和醫學研究,才會顯現出來。那時候才能顯現掌握正確的植物基源的優勢,否則別人隨便拿一堆乾草給你,結果等到全部實驗都做完才發現這堆乾草不是當初想做的那種植物,豈不是很無奈?這可不是我在胡思亂想,而是現今很多研究單位都有碰到但不自知的問題。

總之,這次的採買行動大概已經告一段落了,住處的陽台已經被苗木堆滿走不太出去,房內也堆著一箱一箱或一袋一袋的各種繁殖體,接下來就等新年假期,趕快整地,把陽台和房間趕快清空,我才能繼續搭架子育苗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沃若藥植館

sealio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