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會開花的咸豐草  

藥草園旁的被高鐵收購的土地,每過半年,就會有工人用除草機徹底除一次草,其他時間,是完全沒有高鐵相關的人員會去照顧的,所以那些土地的雜草管理,就都落在臨田的農人身上。

 

大家都知道,雜草半年沒除,草都會長得比人高,裡面很容易藏一堆蛇鼠之輩,成熟草籽也會隨風飄散,蠶食鯨吞的威脅隔壁的田地,所以大部分的農人,並不會放任雜草如此生長,都會定時噴灑除草劑,讓那些雜草在原地慢慢枯死。

 

今年開始回去做藥草園時,父母說破了嘴要親戚千萬不能在我們田四周噴灑除草劑,否則除草劑一飄入田裡,我辛苦蒐集來的藥草都會死光光,幾個月的努力就根本是白費工夫。

 

在農村,定時處理野草是一項不可逃避的責任,於是,除了藥草園內的雜草,我還多了一塊需要自行除草的高鐵責任區,每過幾個星期,還沒有購買除草機的我們,就要拿鐮刀割一次已經成優勢族群的大花咸豐草,沒想到割了一年下來,那些咸豐草反而是越發可愛了。

 

臨田的咸豐草,一直是用除草劑處理,咸豐草長的又高又大,花開之多之快是我這個都市俗完全沒想像過的,他們就像拚了命一樣,要為自己留下更多後代。

 

而我們的責任區,咸豐草倒是越割越嫩,越割長越慢,還幾乎不太開花,彷彿知道他的生命無虞,可以好好活著。

 

走過臨田的責任區,大花咸豐草會狠狠地抽在腿上,褲管上也會黏滿了草籽,但是在我們的責任區裡,咸豐草反而像柔軟的草皮,等待人們的親近。

 

或許,這就是咸豐草對我們的不殺之恩,所提供的回報吧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沃若藥植館

sealio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